苏州大学应用技术学院 学生工作处 主办  
学院网站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文学 >> 情感随笔 >> 折子戏

折子戏

2011-04-27 22:39:10 来源:晨风学生网 - 苏州大学应用技术学院 浏览:2930

    当青春一词已不再适合我的时候,用第一人称冥想,生活其实就是一场折子戏,它冲突尖锐,它鲜活生动,我们记得住。
    我还记得仙四。因为它的背后是你我熟知的故事。
    韩菱纱说,再深沉的感情,再真挚的牵挂,还是会有分开的一天,到头来又怎么敌得过生离死别。故事初始,在鲜衣怒马的少年仗剑江湖时,说出这样的话,沧桑而悲凉,她不过是个初涉红尘的少年,却令人觉得尝过世态炎凉繁花落尽的垂暮老者。
    她一直都在努力,努力找到可以让自己的家族不必都那么早死去的方法。
    只不过一切和一切,在冥冥中早已注定。潮起潮落,缘生缘灭。
    那个独自住在青鸾峰的男人,未涉尘世,没有烦恼纠葛,那时的他纯净得不染一丝尘滓。只不过当未知明天如汹涌的洪水般袭来,命运的轮盘不再被他们自己旋转,他们被迫生离,被迫死别。岁月覆盖,他们折起昨天,一起走下去。
    再说反派玄霄。的确这个曾是琼华派最出色的弟子,有着教条一般的生活和坚定不移的信仰,却被冰封在昆仑之巅十九年。修仙之路困顿乏味,他心如止水,笃定地坚守着友情和爱情,爱情和友情是唯一的心灵寄托。可那场变故,爱人离去,朋友背叛让他本来变得有些炽热的内心蒙上一层严霜,十九年冰冷惨淡的日子使他趋于绝望毁灭。
    他对感情无疑是真挚无期的,不过物极必反,正因为那份真诚,才容不得丝毫背弃与背叛,他不解人心世界,所谓修道换来这样悲凉结局。
   “昔日修炼双剑、苦无进境之时,无人让我放弃……初有所成、经络逆变之时,无人让我放弃……失却望舒、日夜受火焚之苦,无人顾我生死……”这是玄霄最真实惨烈的过往,也是最让人心痛之处。天河是他的救赎,只是这个救赎迟到了二十二年,二十二年后的他已经无路可退。他是一个感性的人,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当最后的感情幻灭后他选择了不顾一切地逆天而行,来实现自己生命中最后的宏大的理想。然而他终究为逆天而行付出了代价,等待他的是千年的放逐,寂难和永劫。“苍天弃吾,吾宁成魔”是玄霄对这一生命运的血泪控诉。
    当一个人被世界所遗弃的时候,他就选择笑到癫狂着遗弃了这个世界。
    柳梦璃说,遇上了你,我才明白什么叫在意一个人、忧心一个人,还有……喜欢一个人……
    韩菱纱说,其实,那些都只是借口,他已经比以前懂事好多,是我……是我自己离不开他……
    这是仙四中最美的时刻,两位女主角终于可以抛却羞涩和矜持,表达出他们最深沉的爱恋,亦如是最落寞无奈时,时间走过,即将生离死别,一刻不留。
    那些真挚的感情,那些真挚的牵挂,却终究敌不过时光的风化。终究,一个为了族人去国别旧,一个生命已尽永隔参商。都无法回到过去。那样薄如蝉翼的未来。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昔日英姿飒爽的慕容紫英已是苍颜白发,豁达平然,当初的红衣倩影彼时早已魂归黄土。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百年的光阴流转,早已是酒徒萧索,不似去年时。
    韩菱纱说,也许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沿着既定的轨道运行。即使你改变得了开头,也改变不了结果。   
   
玄女说,天命难违。
    然而。夙玉说,死生在手,变化由心,地不能埋,天不能煞。
    云天河说,我命由我,不由天。
    夙玉和云天青不信天命,却终究是玉肌枉然生白骨。菱纱曾经奢望找到长生之法来挽救家族的生命,却终究一无所得。云天河射落琼华挽救播仙镇,但他也付出了失明或长眠百年的代价。
    然而天命难违还是人定胜天。这始终是一个难解的话题。在结局时天河说,“万物就是天道,那人也算天道的一部分吧?!为什么不能自己定自己的命?!”字字珠玑。天河大智若愚。他的心最为澄清,也更是看得最为明澈。人类究竟可以卑微到什么地步,人心又可以强大到什么地步。
 也许天命难违,也许命运既定,也许无可逆转,也许参商永离。生命中这么多的也许,但怎能因为今后的“也许”对眼前的幸福说放弃。
    生尽欢,死无憾。云天青在说完它后说,你年纪轻轻,便看这么透,岂不是一点也不好玩了。这般随口扯出的无心之语不过心之所倾。他其实是把一切都看得很透彻的。然而,他却使自己活在尘世中。他宁愿在凡尘潇洒走一回,也不愿像一个真正的世外高人追求心灵的永寂。他告诉天河,活着的时候要尽欢,死的时候才没有遗憾,要是因为害怕以后的事,一直避开当下的事,那活着也不会开心的。
 苏东坡如是。同样是凡尘之人,同样可以在悲恸之时写下“十年生死两茫茫”,然而大多数时候都能暂时放下一切,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这是我最欣赏的活法。欢不是寻欢作乐,不是碌碌无为,而是内心的豁达处事,笑着面对一切未知的命运,相濡以沫,或者相忘于江湖。
    不是肆虐抑或轻柔的风,而是扬起的船帆,指出我们前进的航向。
    在弄堂里的折子戏唱了这么久,以小见大,生活并非游戏。七说,我们要有最朴素的生活,与最遥远的梦想。即使明日天寒地冻,路远马亡。
                                        09艺术 吴涛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