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大学应用技术学院 学生事务部 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创就业 >> 内容

关于传销,我们该知道什么?

时间:2017-8-3 15:00:44 点击:

关于传销,我们该知道什么?

  聚焦


  从1990年代初台湾兴田公司进入大陆,打着直销旗号卖一种叫“爽安康摇摆机”的健身仪器起,直到今天,“传销”在我国已经存在了二十多年。 
  这种新兴营销形式,在一次次地挑战监管的底线之前,最早的命运并不太坏。
  
◆ 1994年8月,国家工商总局发布《关于制止多层次传销活动违法行为的通告》,并未禁止单层次传销行为;
  
◆ 两年之后,工商总局发布《进一步加强对多层次经营传销活动监督管理的通知》,将“制止”改为“监管”;到了1997年,国家工商总局通过《传销管理办法》。
  
◆ 1998年4月21日,政府有关部门颁布了《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宣布全面禁止传销。
  
◆ 2005年8月10日国务院第101次常务会议通过《禁止传销条例》,自2005年11月1日起施行。
  
◆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2009年2月28日表决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七)增设了“组织领导传销罪”。


  然而在这二十几年中,传销的发展与对其实施的打击,正如南京大学法学院的狄小华教授(以下称狄教授)所概括的那样:“此起彼伏。”

关于传销,我们该知道什么?

 

  李文星之死

  2017年5月15日,李文星向BOSS直聘平台上的“科蓝公司”投递自己的求职简历;
  
5月18日,电话面试通过后,次日,一个名为“五杀乐队”的QQ邮箱,给李文星发送了入职聘用书。
  5月20日,李文星带着聘书去往天津。
  
7月8日,李文星的母亲接到了他的电话,在电话里,李文星告诉母亲,“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这是他最后一次和自己的家人联系。
  
7月14日,他的尸体和涉及传销内容的笔记在天津静海区被发现。
  因为其985大学毕业生的身份,李文星事件被一个名为“芥末堆”的教育行业垂直新媒体网站报道,又在短时间内震惊全国。

  “传销”这个难以散去的词语,便又走入了公众的视野。

  年轻的生命逝去,悲剧离我们并不遥远。

 

  传销小史
 
  传销:组织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获得财富的违法行为。(来源:百度百科词条)
  上世纪20年代,意大利的投机商查尔斯·庞兹开始策划一个骗局,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这个被称为“庞氏骗局”的金融诈骗形式,也就是传销的本质——以后来者的钱发前人的收益。
  据狄教授介绍,传销的最大的特点,主要是通过高额的利益、诱惑,甚至采取限制人生自由、强迫的方式,来拉入下线。发展下线的过程,“就像葡萄一样一串一串这样蔓延出去。”
  大多数人对于传销的印象,似乎还只停留于限制人身自由,没收身份证、手机,集体上大课、喊口号,甚至暴力殴打等明显的“洗脑”行为,殊不知,在传销理论逐渐发展为一个闭环的过程中,传统意义上的“北派”传销,已经逐渐被更加温和的“南派”传销取代。

 

关于传销,我们该知道什么?

关于传销,我们该知道什么?

 

  初期传销理论不够完善,亦不足以说服众人时,暴力是洗脑必需的辅助手段,也是留住下线,壮大传销组织的方式——但这绝非最佳方法;当传销江湖渐渐摸索出一套能够自圆其说的理论后,能够逻辑自洽的说辞本身,就能够完成“洗脑”的任务。
  与此同时,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得新型的网络传销崛起,传销的受骗人群从传统的以亲友、熟人为主的“杀熟”,转变为在招聘、交友网站上针对陌生人的“广撒网”;深陷传销的人也不仅是穷苦的社会底层,还有高学历人群、海归、公务员、小老板等。
  时至今日,就算是混迹传销行当的老江湖也有些难以想象传销的发展与变化:时光倒回二十年前,没有产品,纯靠资金的游戏,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互联网为这样没有固定窝点,依靠社交平台联系,但涉案金额巨大,涉及人群范围广的新型传销提供了良好的培育土壤。
  新型网络传销”被认为是2013年以后传销的主要形式。2016年7月,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新型网络传销——微传销在我国的发展、危害及防治研究》,报告中写道,这种新型网络传销无实体项目支撑、无明确投资标的、无实体机构,以高收益、低门槛、快回报为诱饵,靠不断发展新的投资者实现虚高利润。

关于传销,我们该知道什么?

 

  而不变的是,求职心切,又涉世未深的应届毕业生,始终是传销组织眼中的“完美猎物”。

  传销、直销、微商和代购

  直接造成李文星死亡的“蝶蓓蕾”,是一个打着“直销”的旗号卖化妆品的传销组织。然而“直销”的定义,实际上与“传销”有着很大的差别。
  直销:直销企业招募直销员,绕过传统批发商或零售通路,直接销售商品和服务,由直销员在固定营业场所之外直接向消费者推销产品和接收订单的经销方式。
  其区别在于,直销通过省略厂家和消费者之间的中间环节来压缩产品价格,达到更好的销售目标,而传销则通过“五级三阶制”、“三商法”等商业模式,不断延伸中间环节,层层盘剥,最大的获利者处于金字塔顶层,不断被发展的下线却只能血本无归。

关于传销,我们该知道什么?

 

  而在狄教授看来,二者的差异可以看作直销本身具有“供应”的网络,通过推荐和介绍来销售产品,传销却具有“强买强卖”的性质:“一是强迫,二是产品的价格和它本身的价值是完全不符的(欺骗)。”
  同样地,也存在着很多类似于“微商/代购是不是传销”的疑问。
  微商:是一种移动社交电商形式,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空间,借助于社交软件为工具,以人为中心,社交为纽带的新商业。
  从这个定义上说,微商必然不属于传销,歧义之产生,来源于一种模式:“代理”。代理模式在发展的过程中会进行分化,关键在于产品的价值是否高于成为代理所需付出的会费。如果产品价值低于会费,那么就符合传销“要求被加入人员缴纳一定金额以获取财富”,以“拉人头”而非销售产品为目的的特点。
  缺乏有力监管的环境下,微商的模式往洗脑、刷屏和所谓的“成功学理论”中去,也就逐步具有了传销的雏形。部分朋友圈代购的情况,与之同理。当代购只处在“人肉背回”的阶段时,其盈利并未形成一种固定的规模,但是“走量”的行为在代购中变得普遍后,“熟人代理”的模式也就成为必然。
  正如知乎“为什么代购越来越像传销?”问题下一位曾是专业代购的知友所说:“有些专业代购需要在国内开发市场,而他们货量,供货稳定程度和价格又不足以和专业走私竞争,就通过这种熟人代理的模式开发熟人市场。这些熟人代理在招募下一批代理这样不断扩张,渐渐形成类似传销的形式,而且这时候收益完全来自发展下线所得入会费(名义上通常是通过买产品入会的),而不是真实的销售利润。”
  在社交圈中,这样名义上并不是传销,实质上却越来越靠近传销行为的商业模式并不鲜见,甚至以人们难以察觉的形式潜伏在身边。

  变种的微信传销

  也许“微信传销”这个词还让人觉得有些陌生,但类似下图的兼职朋友圈内容却总让人有似曾相识之感。

 

关于传销,我们该知道什么?


  号子就是在这样的微信传销团队中,卧底了半个月。她进入了一个专门从事兼职的微信群,向上级缴纳10元成为兼职,“给了钱之后他(上级代理)就会拉你去各种各样的群,接受任务。”
  这些任务通常包括点赞,投票,转发,关注这类较简单的初级操作,以及下载注册某APP、绑定银行卡等可能会有信息泄露风险的操作。完成任务后的佣金以微信红包结算,金额在几毛钱到几十元不等,风险越高的任务佣金也越高。
号子进入兼职群不久后,上级代理就不断劝说她做代理:“不仅可以赚取做任务的差价,也可以拉朋友入伙。”为了方便调查,她又缴纳了90元从兼职转为代理。代理可以获得佣金的渠道就不再只是做任务,而可以通过推广、发展代理赚钱,也可以通过在任务群里放任务给兼职做赚差价。
  此类微信传销在兼职的层面上并不构成违法,但是兼职所获微乎其微,绝大多数人都会成为代理,靠不断发展下线赚钱。据号子的描述,整个团队是一个完备的金字塔型管理体系:“兼职,交钱转代理,监督,管理,总管理,大boss,一级一级往上做。上面的人就是什么都不用做,就靠下面人拉人,拉的人越多赚得就越多,当然你自己也能赚钱。”
  入群者多为想兼职赚外快的中学生、大学生,也有一些在家的宝妈,但是仅仅停留在兼职的初心很快就会被“代理赚钱更快”的诱惑所取代。号子也坦承:“这种(传销模式)有隐蔽性。” 团队中的每个人都真真切切能够赚到钱,即便是做兼职,虽然钱来得少,但总归是有钱的。“人都是有贪心的成分在内,时间更短,赚的钱更多,赚钱的渠道也更多,你就自然而然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但经过联系和查证,有该团队任务所涉及到的公司表示,并未和任何微商团队建立合作关系。号子也在团队内接触到一位发展了几个同学一起加入的初三小姑娘,“她也没觉得这是传销,她就觉得这个真的能赚钱。你觉得她算出来了吗?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传销猖獗,是谁之过

  回到李文星事件中,人们指责的对象并不一致:有人批评相关组织的不作为,有人痛斥传销组织的恶行,有人则将质疑的矛头指向BOSS直聘对虚假信息的失察。
  从法律意义上,狄教授分别给予了解答:拘禁李文星的传销组织已经构成违法,对此负有责任;如果公安机关已经接到有关传销组织的举报,却没有采取措施,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但并不承担李文星之死的直接责任;BOSS直聘平台在接到对于虚假信息的检举后,如果不采取对应措施,那么构成违法犯罪,但在正常情况下,对于虚假信息也只能做到“识别”。
  根据“民间反传销第一人”李旭的表述,全国范围内自发组织的反传力量也就在几百人左右,与传销组织上千万人的规模相比,势单力薄。也就是说,“反传”的主体,必然仍是政府。对此,狄教授指出:“如果打击的力度大一点,声势大一点,那么传销行为发生的空间就会比较小。但是要杜绝这种行为的发生并不可能。”究其原因,“它有这样的市场。”
  正如“新世相”的一种比喻,传销是“一把专砍弱者的刀”。也许,“弱者”的定义并不明确,或者说并不准确,传销所能拖曳的,其实是“想急迫摆脱窘境”和“不劳而获,一夜暴富”的两类人。因此在狄教授眼中,打击传销绝不只是政府的工作:“管理者要去考虑怎么去治理,公安司法机关要去思考怎么加强管理打击力度,普通老百姓要提高自己的防范能力,在发现这种问题之后配合政府完成治理过程。”

  在求职过程中如何避免被骗

  求职学生群体的安全问题,也在这一阶段得到了更多的重视。
  ►求职+兼职的这些骗局套路,这样破
  1、提防黑中介骗取中介费
  2、拒绝交纳各种押金、保证金
  3、远离传销,误入当止
  4、不要轻信到外地上岗
  5、签订书面协议时要慎重
  6、去娱乐场所打工要小心
  7、做家教谨防骗色
  8、防范扣取高额培训费
 (来源:公众号“微言教育” 综合各方整理 )


  ►谨记4W1H
  
1、What
  在面试之前先在网上做好搜索,公司名称、地址等总会提供有用线索。
  有条件时,要通过国家官网查询企业信息,得到法人电话,从而确认核查这家公司是否真实存在;
  2、When
  正式公司的面试时间,一定是上班时间,即工作日的早晨九点至傍晚五点,即便是外资公司,也要核实时差;
  3、Where
  正规公司一定在自己注册的办公地点进行面试,而非营业地点,并且要求面试者自行前往;
  4、Why
  求职者以找到工作为目的,但不以找到工作为唯一出路,面对繁杂的招聘信息一定要保持清醒,不能被无来由的优厚待遇冲昏头脑;
  5、How
  正规面试有固定的基本问题,求职者可以提前做好准备,一般不会涉及和追问与工作无关的私人问题。

  我们从来都不是依靠侥幸去对抗生活的黑暗,而是靠着有付出才有回报的朴素真理,清醒踏实地选择最为稳妥的道路。
  在悲剧发生后,希望一切都能再深一些,不止于叹惋,而能引发思考。
  因为真实,自有其万钧之力。

Tags:传销 
作者:学生工作处 来源:晨风学生网
  • 上一篇:大学生找工作如何避免入坑受骗?
  • 下一篇:没有了
  • 苏州大学应用技术学院2017级新生入学指南 http://tecxsc.suda.edu.cn/2017/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kison@126.com